大通湖区人民政府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无障碍浏览
您当前的位置: 网站首页 / 检察文化 / 文化走廊
老兵—纪念二十一世纪初退休离岗的检察官们
浏览次数:235作者: 刘毅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6-12 11:40

你伫立在院子的西北角已经有些时日了。法梧的落叶在深秋的夕阳下蹁然起舞。你的脚下,是一片火红的叶子,远远望去,你象一件摆在华丽绒毯上的展品。
     你站立的地方是人迹罕至的院子的一隅。偶尔,厖眉皓发的老检察长踱到这里,一边在你身上轻轻摩挲,一边与你倾心交谈,用一些只有你们之间才懂的语言。

  “老伙计,你早就该退下来了。”似乎是一种调侃,又似乎是某种宽慰。你站在那儿静默不语。

    后来,院子里人都称你老兵。

象新入伍的战士,17年前,你从川西出山还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。那一年,你越过千山万水来到这个平原县城的时候,一身鲜亮,凛凛生威,在检察院几十名干警的翘首期盼中开进了这个院子。他们为你戴大红花,拍照,燃放编炮,一如迎娶一个新娘。

    你一下子成了一件镇院之宝,老检察长经常带着你跑省城,下乡镇,逢人便炫耀自己的座骑,在那个中国轿车工业还刚刚起步的年代,办案还未完全告别自行车,院里的干警坐上一回老兵要得意好几天。

    虽然这个院子里的人把你看得忒重,你并不因此变得骄气,水泥地跑,泥疙瘩地也跑,近距离跑,出远差一声令下,立马可以上路。干警们最记得你曾连续三十个小时赶到海南,在海秀大道上与进口小车赛跑,履及剑及追逃,为办案干警赢得时间,抓获了一名携款潜逃的特大贪污犯。回院后几名干警病倒了,你却精神矍铄,第二天又跑了长途。

    花开花榭 ,光阴流转,你在检察战线摸爬滚打,一晃就是七个年头。漆剥落了又做,灯坏了又装,虽然疼车的老师傅把你象爱女一样收拾打扮,使你什么时候看都光洁如新,但人们都清楚,你已经活过了专家为你设计的理论寿命。当有人在你身上指指点点,议论着你即将退役时,你象廉颇那样激昂出声:“我还行,我有的是力气。”

    你真正意识到自己老了的时候是97年秋季的某一天。那天,几名干警挤上车去执行任务,途中你突然抛了锚。师傅检修的时候,你听到干警在车上谈论一些你从未听说的新鲜名词,爱车的说着一些进口车的性能,什么“混合动力”,什么“卫星定位”,说到法律修改,又议论“无罪推定”,“自由心证”等等,还说起院里准备添置摄像机,微录机,也准备购一台“帕萨特”。环顾左右,你想找人聊聊,竟然全是一些年轻的陌生面孔。

“这些可能是近几年分来的大学生。”你自言自语。

  “这破车该送到博物馆去。”不知谁冒冒失失的说了一句。

    难过象潮水漫过了你的全身,不为他们言语的不恭,而是惋惜自己雄风不再了。

    你无疑是一名身经百战的老战士,退下来的时候,你的胸前没有挂满勋章和花环。那一天,送你的只有伴你多年的那位老司机。

    车库被另外的车占用了,你不得不停在露天里。收废品的要一千元收购你,做二手车买卖的甚至想三千元买你,都被老检察长呵斥了出去。谁也不敢轻易的表态把你处理,即使你锈蚀得只剩下一幅骨架。

    回想起那些战旗焱焱,战鼓阗阗的日子,你笑了。老检察长来看你的时候,你还说想和他一起杖藜出游呢。

    老干警陆续退休了,一批又一批新干警招录进来。老兵一直站在院子的西北角,老兵的故事也就在他们中间一代一代传下去。